乐正

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.

君子固有穷乎?

匪兕匪虎 率彼旷野

“那人在外面不就成了野人吗?”耳边是江河文青特有的幽默,让我想起先贤孔子的感慨:“吾等既非野牛,也非猛虎,何以不得不彷徨原野?”

孔子,子路,颜回,子贡师徒一行,坐道陈都三载。不料吴楚二国,以陈地为战场,一决雌雄。虽非所愿,可是陈都必然将无逃避之途,是故,孔子一行即日离开陈都,前往楚地。

孰料,一行人于野地宿营时,遭吴残兵败部所袭,夺取马车及车上所载粮食。此番逃离陈都之行,已有无法描述的险阻艰辛。如此饿着肚腹,蹒跚前进。路途间或分得一些陈兵粮食,然而也是所得有限,一经平分,根本无济于事。到了不知第八天还是第九天,不折不扣成为了游魂的一行人,挣扎到了某个村落,再也动弹不得。

此时,子路突然趟步走到夫子跟前,掷出一句:

“君子亦有穷乎?”

看似子路真的生气了,如若就此饿死,那么过往所做何为?

“君子亦有穷乎?”子路复问一句。

夫子转向子路,言道:“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。”声音强而有力。

君子固穷 小人穷斯滥矣

小人一旦陷入窘境,就会动摇心智,无法约束自己。君子却是再如何窘迫,也不至于动摇心智。

这一番经历与马浩汉、江河、胡说一行人的平凡之路,再相似不过了。

马浩汉振兴东极村旅游业失败之后,为送江河到西极某地执教,一行三人,收拾行囊,驱车离开家乡。三人决定,先是看望青梅竹马的周沫,继而寻找与马浩汉书信互往十多年的笔友刘莺莺,最后再前往西极。第一个令我心有感触之地,便是周沫送别马浩汉一幕。

周沫是一名替身演员,遵着“小城市的人都是凭借着关系,大城市里或多或少更公平一些”的信念,在演员一行中摸爬滚打。见到周沫,几番寒暄,终是送别之际来临。如若没有记错的话,应是长桥送别。道别之后,周沫行到片场,这次她饰演的是被日本兵枪决的知情少女,“轰”得一声枪响,这是对马浩汉行程至此的终结,也是对接下来行程艰难的伏笔。而这意味深藏的一幕——因为送别之后,他们将面临的是——

波涛汹涌,充满荒谬与悖论的成人世界。

——却被故意设定为马浩汉以为听到的枪声是车胎破裂,从而下车没头没脑检查,随即演员中一片笑声。这一定又是文青式的幽默——刻意设计笑点,将哲理隐藏在幽默中——或许是为了避免“太矫情”。文绉绉的台词不如藏起来好了。

于此之后,直到阿吕登场,剧情有些起色。而在周沫后、阿吕前,所经历两件事,一是“真老师嫖娼不成反被追,假妓女斗智斗勇为讹钱。”,二是马浩汉初见刘莺莺,俱是故事平常,人物平庸,刘莺莺一句心灵鸡汤:“喜欢就会放肆,爱就是克制”,更是将我雷到不行。所幸,阿吕是一位性格丰满的骗子。

马浩汉和江河是在迷路后偶遇阿吕的。你问胡说?胡说在开场五分钟后便已宣告该角色杀青。阿吕原本在一座小镇上经营一家摩托车修理店,为了不被昔日同窗小觑,也为了吸引女神注意,他做出小镇上从来没有过的壮举——摩托车骑行中国。他成功了,虽然没能得到同窗的尊重,却是赢得了女神的爱情,正如阿吕自己所说:“有时,你想证明给一万个人看,最终只得到了一个人的关注,这就够了。”好景不长,不去经年,便在一场雨夜骑行中,与妻子阴阳两隔。此后每年,阿吕都会重走与妻子的路,以此祭奠。碰到马浩汉两人时,已是第六个年头。

至此,故事与孔子一行的经历更相似了。

阿吕随即与二人同行。

一路之上,阿吕时而追忆陈年往事,时而豪迈放声歌唱;在谈及妻子时是那么真诚,在宿营地,激励二人真是鼓舞人心。然而,孰真孰假?阿吕就是村上春树笔下的成人世界吧,充满荒谬与悖论的成人世界。

我并不怕被欺骗,我怕的是我刚刚信任一个人,就被欺骗。

诚如马浩汉所言,辅一得到信任,阿吕便拉勾收网,将这一份情谊以车价贱卖。或许,本就没有什么情谊,或许,阿吕便是孔子口中的小人,或许,不是在这种环境下他们真的能拥有情谊。

狗的寿命只有十四年,但是比情谊长。

所幸,马浩汉二人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阿吕在开走车时,尚且将他们的行李留下,还有那条代表情谊的阿拉斯加犬。这时的二人,应是到了比绝境也好不了多少的地步。令人起敬的是,马浩汉口中仍是念念不忘事业,江河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过动摇。正如他们二人的名字,浩汉江河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二人收拾行李,复又上路,这次他们用步行走完这最后的平凡之路。最终,二人在西极之地的山坡前分别。

故事就此结束,无论如何,我认为故事就此结束。

三分未满

洋洋洒洒许多字,看的人头晕脑胀,还是直接给一个评分吧,清晰明了。

若以十分满计,至西极前我给四分,结尾给一分,平均一下,二点五分,我姑 且算是韩寒半个读者,再加零点五分,最后我给出的得分是三分。缘何会如此 之低?

一段并不精彩的故事,一位并不高明的讲故事人,中间穿杂着一些并不符合人 物身份的心灵鸡汤, 配上突兀生硬的结局,三分可能已经很多了。

不想写了,先到这里吧。

生活

« 搜索引擎优化要点 The meta programming in Ruby »

Comments